Posted on

致敬!逆行战疫的巾帼力量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8日电(记者 叶婉莹 实习生 任文颖)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无数女性挺身而出,战斗在“医疗前沿”,奔走在“保障一线”、守护于“村社乡关”……用专业与担当,撑起了战疫的半边天。值此三八妇女节之际,让我们致敬这些逆行战疫的巾帼力量,为战疫“女神”点赞!

2019年4月18日,被告人何某某使用强光手电筒和网袋在其位于赣州市上犹县寺下镇龙潭村的稻田中捕获了16只野生田鸡。经群众举报,上犹县森林公安局民警于2019年4月19日前往何某某家中调查,当场查获何某某猎捕的上述田鸡及作案工具。经鉴定,何某某猎捕的16只野生田鸡均为虎纹蛙,系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后办案民警依法将何某某猎捕的虎纹蛙进行野外放生。

被告人叶某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值得注意的是,据黑龙江法院网1月31日消息,黑龙江高院制发《关于严厉打击涉疫情防控相关刑事犯罪的紧急通知》指出,在预防、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生产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不具有防护、救治功能,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医疗机构或者个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系前款规定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而购买并有偿使用的,可能涉嫌违反《刑法》相关规定,触犯“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最高判刑无期。

保障运力是当担,阻隔疫情是责任。铁路部门为阻止疫情通过人员流动来传播,织密疫情防控“安全网”。进一步强化了“分散售票”“禁售无座车票”“加强车站监测和通风消毒保洁”等有关环节,为乘坐火车复工返程的旅客增强安全健康保障。通过分散售票策略,不卖无座票,将客座率控制在50%左右。这样为错峰返程提供运力的同时,还减少了人员聚集,把疫情防控的有关措施做细做实。

收购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行为,将构成犯罪并将受到刑事处罚。同时通过本案的审判,也警醒广大社会公众,要保护好野生动物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本案中,法院在野生动物保护级别及量刑情节的认定方面,根据司法鉴定意见确定案涉野生动物的名称、保护级别,并对照司法解释标准,予以定罪量刑,对类案的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复工促生产,铁路需先行。针对企业需求,铁路部门积极对接地方政府人社部门和用工企业,灵活安排运输方案,采取“点对点”的方式,在席位调配、运行区段、购票服务、旅途生活保障等环节提供定制服务,所开行的务工专列满足了不同返岗人员的需求。据资料显示,自2月16日全国铁路首趟务工专列开行以来,国铁集团已组织开行务工专列29列和包车厢136辆次,运送3万多人。这些专列的开行,全力满足了企业和务工旅客需求,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平稳发展。

乐平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叶某某违反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资源的管理规定,在鱼塘周围架设捕鸟网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黄爪隼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叶某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违法犯罪行为破坏了生态环境,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判决:被告人叶某某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人民币16000元,上缴国库;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在市级公开发行的媒体上赔礼道歉。

浮梁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江某某在禁猎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电猫猎捕3只江西省级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其行为构成非法狩猎罪;在其非法狩猎期间,捕获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1只,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野生动物罪,应数罪并罚。鉴于被告人江某某于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予减轻处罚。判决:被告人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非法猎捕、杀害国家珍贵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2018年8月,被告人江某某购买电猫、电线,于2018年9月在其位于景德镇市浮梁县江村乡严台村的家中安装电猫,在其屋后的“麻猪垅”山场架设电线,从2018年9月10日起一周内,每天晚上8时许插上电源,进行狩猎,并将被猎捕的野生动物剥皮、肢解后,放置于其家中冰柜内。2018年10月31日,民警在江某某家中查获电猫1台、黑色塑料袋装动物肉体10袋。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该10袋动物肉体中,有黑麂1只,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小麂1只、毛冠鹿2只,为江西省级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不完全统计,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市场监管总局已通报多起哄抬口罩价格典型案例,涉及北京、天津、甘肃、上海、湖北、黑龙江、广东、福建、江苏、浙江、重庆、河北、江西、山东、安徽、广西、辽宁、贵州等18省份的药房。

被告人方某某非法猎捕濒危野生动物案

2018年7月28日,九江市武宁县人民政府发布了野生动物禁猎区和禁猎期的通告,武宁县全域全年为禁猎区和禁猎期,公告禁猎有效期为5年。2017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方某某在罗坪镇漾都村洋田“梅垅水库”旁边的山场上架设13副蛇网诱捕野生蛇。2019年5月6日-22日,被告人方某某在自家鱼塘边、罗坪镇漾都村农科所水塘边等地共猎捕王锦蛇2条、乌梢蛇3条及舟山眼镜蛇2条。武宁县人民检察院以方某某犯非法狩猎罪、非法猎捕濒危野生动物罪,向武宁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方某某犯非法猎捕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拘役五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流动的中国是中国经济的活力之源。人的要素、物的要素是恢复生产最基本且不可缺少的要素。推动企业有序复工复产就要在落实好安全防护措施的基础上,先确保人流和物流的畅通。铁路作为交通运输的“先行官”,更是责无旁贷,必当先行。

口罩等医疗物资产能逐步恢复

资料图。中新经纬 董湘依 摄

会议强调,要严厉打击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产品的行为;严肃查处未按规定取得医疗器械注册擅自生产销售的行为;严肃查处以普通、工业用防尘口罩冒充医疗用口罩,重新包装销售过期失效口罩的行为;严肃查处不符合安全防护标准要求的产品;严厉打击哄抬价格行为;严厉打击违反法律规定回收利用和经营医疗废弃物的行为。

十部门联合打击非法制售口罩行为

连维良还指出,在增加供应方面,正在全力以赴、日夜兼程增产扩能,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以医用N95口罩为例,很多都是按照底线思维的思路,宽备窄用。到2日晚上我们已经按1倍以上的规模组织了产能,准备了原料,并且启动增产增供。对于疫情过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只要符合标准,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组织生产。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乐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叶某某的行为不仅触犯了刑法,同时也违反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破坏了生态环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请求判令叶某某赔偿野生动物资源损失16000元并在市级公开发行的媒体上赔礼道歉。

“现在口罩比较紧缺,有的地方会启动一些新的产能。我们要求市场监管系统特事特办、开通绿色通道,只要符合条件的就采取成立工作专班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营业执照和生产许可证,企业可以马上开工生产。”甘霖表示。(中新经纬APP)

2月3日,工信部总工程师田玉龙介绍,我国口罩总体产能是全球最大的,每天2000多万只。在这10多天的应急物资保障工作中,恰逢春节,医疗物资生产企业和物流系统大多放假,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复工复产十分困难。

除了哄抬物价,市场监管总局还通报了多起涉嫌销售“三无”口罩产品案例。如1月27日,重庆市大足区周华大药房销售口罩无中文标识,且未明码标价,执法人员现场依法将其库存的5200个口罩予以扣押。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一趟趟承载着美好期盼的复工专列好似一朵朵满怀希望的“迎春花”,待到疫散花开时,美丽中国一定会繁花似锦!(张书增)

被告人何某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2019年4月16日,被告人佃某某以720元/斤的价格向曹某某(另案处理)收购6只鹰类野生动物,支付了12880元。后佃某某将其非法收购来的6只鹰类野生动物以790元至800元/斤的价格销售给他人(另案处理)。2019年4月29日,佃某某被抚州市南城县森林公安局抓获。经鉴定,佃某某非法收购、出售的6只鹰类野生动物均为蛇雕,属隼形目鹰科其他鹰类,属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佃某某退缴了违法所得款项13700元,并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2019年4至6月期间,被告人于某某用捕兽夹、棍子等工具在其采割松脂的山场上猎捕到7只小麂、1只华南兔、1只野猪、2只虎纹蛙,多用于食用。经鉴定,被告人于某某捕获的虎纹蛙,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捕获的小麂等其余物种均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经专家评估认定,被猎杀的野生动物的直接经济损失为21780元,野生动物生态修复可采用人工修复野外放归的方式进行替代性修复,生态资源修复费用为108285元,共计130065元。

当前,全国各地特别是湖北武汉正遭受着新冠肺炎疫情的侵袭,此次疫情严重影响了我们正常的生产生活,也极大地威胁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更为乱捕、滥食野生动物再次敲响了警钟。该案的受理、宣判均在疫情期间,法院严格依法适用法律法规定罪量刑,体现了打击涉野生动物犯罪的决心。

《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义务。本案系在日常生活、生产过程中发生的一起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刑事案件,被告人的主观目的虽不是为了食用或出售,但其架设鸟网的行为客观上造成了国家野生动物资源的损失,达到了刑事立案追诉的标准,应当受到刑事处罚。同时,被告人的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聚焦口罩等防护产品和米面油菜果等民生商品两个重点领域,截止到2月1日,全系统共出动价格执法人员39万人次,立案查处价格违法案件1413件。对于坐地起价发“疫情财”的情况,我们是露头就打、坚决打击。”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2月3日表示。

被告人方某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本案中被告人位居山区,法律意识淡薄,为了食用,非法猎捕、杀害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应受到法律的惩处。由此案可以看出,保护野生动物资源,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除了依法打击犯罪外,必须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力度,不漏死角,以切实提高全社会成员共同参与的主动性和自觉性。

2019年4月左右,被告人叶某某为了阻止野生鸟类吃其养殖的泥鳅,将5张捕鸟网架设在自己位于乐平市双田镇横路村“文山坞”山场山脚下的龙虾、泥鳅养殖场。2019年5月15日,乐平市森林公安局接到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刘某的举报,在现场发现有22只鸟类野生动物被捕猎。经鉴定,被捕猎的22只鸟类野生动物,其中黄爪隼1只,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胸翡翠1只,属江西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其他20只鸟类野生动物无法鉴定物种及保护级别。经补充鉴定,黄爪隼价值人民币15000元,白胸翡翠价值人民币500元。被告人叶某某于2019年5月16日主动到乐平市森林公安局说明其在横路村“文山坞”山脚下安置捕鸟网捕鸟一事。

田玉龙表示,从现在复工复产的速度来看,到2月3日为止,最主要紧缺医疗物资复工率大概在60-70%之间,产能已经开始逐步显现。相信在全国总动员的基础上,在工业体系的不断恢复中,已经趋于更稳定的平衡状态。

指导意见还明确,零售环节经营者除为保持经营连续性保留必要库存外,不及时将相关商品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二)项所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1月26日晚间,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了第一批防控疫情期间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查办的价格违法典型案件。其中,北京市济民康泰大药房丰台区第五十五分店借口罩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机,将进价为200元/盒的3M牌8511CN型口罩(十只装),大幅提价到850元/盒对外销售,而同时期该款口罩网络售价为143元/盒。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管局对其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拟处以300万元罚款。

2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指出,经营者不得捏造、散布防疫用品、民生商品涨价信息。

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方某某无视国家法律,猎捕属于濒危野生动物舟山眼镜蛇,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猎捕濒危野生动物罪。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坦白,且当庭认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所猎捕的1条活体王锦蛇被扣押后放生,可酌情从轻处罚。方某某到案后,检举揭发李某某的犯罪事实,并协助抓获李某某,属立功,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非法狩猎的行为发生在政府发布野生动物禁猎区和禁猎期的通告之前,且非法狩猎的野生动物未达到20只以上,故一审认定的非法狩猎罪适用法律错误,二审于2020年2月25日作出判决:撤销一审对方某某犯非法狩猎罪部分的判决,以方某某犯非法猎捕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同样,天津市旭润惠民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柳盛道分公司更是涨价10倍销售。该药房以12元/只购进KN95口罩并抬高至128元/只销售。1月27日,天津市津南区市场监管局对其违法行为作出拟罚款300万元的行政处罚。

被告人佃某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被告人江某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野生动物、非法狩猎案

本案系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和非法狩猎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本案的判决,既体现了从严惩治环境资源犯罪的基本价值取向,突出了环境法益的独立地位,又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充分发挥了刑法的威慑和教育功能。不仅追究了被告人杀害野生动物的刑事责任,还追究了被告人因其犯罪行为给国家野生动物资源造成损失的民事赔偿责任,警醒人们爱护野生动物、远离野味,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对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及环境具有典型教育意义。

被告人于某某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疫情防控关乎人民健康,复工复产关系国计民生。“要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全力支持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保持产业链总体稳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在特殊环境下的复产复工注入了强有力的信心。铁路部门做为交通行业的重要载体,为企业复工复产,保证物资运输提供运力支持,既是一份重要责任,更是一种政治当担。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南城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佃某某明知鹰类野生动物属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但仍非法收购、出售,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及附表所列相应数量标准,非法收购、出售隼科(所有种)6只以上属“情节严重”。佃某某被抓获后能如实坦白全部罪行,主动退缴违法所得,自愿认罪认罚,悔罪表现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判决:被告人佃某某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000元;退缴的人民币13700元非法所得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此外,2月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中央网信办、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公安部、商务部、卫生健康委、海关总署、林草局、药监局等部委(局)召开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和打击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产品专项执法行动部署会议。

对于解决口罩紧缺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要从两个方面做工作:首先是增加供应,这是根本;此外,在使用方面,科学使用、合理使用也至关重要,也就是说要按需使用,按功能使用,避免过度使用,特别是一般的防护,不要挤占宝贵的医用资源。

泰和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于某某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野生动物虎纹蛙,侵犯了国家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资源的重点保护制度,同时,其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期使用禁用工具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于某某具有自首情节,认罪认罚,且系初犯。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泰和县人民检察院要求判令被告人于某某赔偿直接经济损失和生态修复费用130065元及专家咨询费6000元等的诉请,其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于法有据。判决:被告人于某某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直接经济损失和生态资源修复费用共计130065元;承担专家咨询费6000元;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吉安市级新闻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在价格之外,很重要的是质量问题。”甘霖表示,2月2日晚,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就查处了一个网络销售问题口罩案,涉案金额是912万元,已经移送公安机关。对于问题口罩等防疫产品的市场质量安全的监管,我们要继续加大力度。